今天是2018年8月23日 星期四,欢迎光临本站 安徽省天和鞋服有限责任公司 网址: szxy66.com

常见问题

金叙含:爷爷那双布鞋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2015-12-25    浏览次数:1069    

  在我的记忆中,爷爷只穿布鞋。夏秋时节,是黑色尼龙料布鞋,天冷了换成了高腰厚棉布鞋。鞋底是用白布块滚口了的,一层层浆贴起来,然后,千针万线地纳在一起。样式看上去很普通,一年总穿这两双布鞋,连奶奶都换了漂亮的红皮鞋,爷爷也不曾换过。

  爷爷对自己的布鞋很珍惜,有点灰土就拿刷子擦掉。鞋面破了,会找奶奶给补上;鞋底薄了,让奶奶给加厚。有天晚上,我看见奶奶坐在床边补布鞋,弯腰弓背,一手攥住鞋底,一手用力拽针线,把变薄的地方补上新布,然后,细心剪去多余的布料,鞋底重新变得平整结实。虽然奶奶手指套着顶针,但时间长了,手指会酸痛,一不小心就扎着手指。这时候爷爷过来,心疼地埋怨奶奶不顶用了,奶奶把滴血的手指放在嘴里吮了吮,笑着说:“等孙女长大了,要学会针线活儿,到时候给爷爷补鞋,我就省心了。”望着鞋上密密匝匝的小针脚和奶奶那疲倦的眼睛,我总是想,现在有各种皮鞋和旅游鞋,爷爷为啥只穿布鞋呢?
  闲下来,爷爷爱跟我唠叨一些过去的事情。爷爷出生在革命老区行唐,抗日战争时期,爷爷的父亲是村里的中共地下党员,在家里建了联络站,把家里能拿出来的都支援了八路军。由于出身贫苦,当时,太爷爷经常脚上穿着双破布鞋。后来由于叛徒出卖,鬼子到村里围堵太爷爷,太爷爷虽然有功夫,连着翻越不少屋顶和土墙,但还是被鬼子抓住了,太爷爷誓死不屈,最后,在县城遭到鬼子屠害。爷爷那时还小,是太奶奶带着他吃百家饭长大的,经历了一段饥饿贫穷、孤苦无依的岁月。每当提及,爷爷总是心情沉重,默默看着自己的布鞋。
  爸爸给爷爷买过新布鞋。大多数爷爷试了试就让退货,说鞋底硬,不如老家手工针线做出来的舒服。但城市做布鞋的人越来越少了,现在,住的地方离老家又远,没办法。老家来人,能捎来一双手工布鞋,会成为很重的情谊,爷爷往往爱不释手,很长时间都在端量崭新的鞋面和密密缝制的鞋底,不肯穿在脚上。有时赶上爸爸或亲戚到外地出差,就到北京“内联升”和天津“德华馨”等老字号店买鞋,那里的布鞋质量、做工好,虽然是机器生产的,爷爷也能穿。记得爸爸还攒钱买过一双很贵的软底皮鞋,冬天保暖还不捂脚,穿了几天就拿给爷爷,说尺寸不合适,爷爷没吭声收下了,一直没穿,但经常拿出来打打鞋油。
  上小学时,我穿过一段时间的布鞋。那是妈妈精心挑选的小花鞋,鞋面上绣着漂亮的蝴蝶,我特别兴奋,准备在同学面前挺胸阔步、好好炫耀一番。但穿上后就觉着地面硬邦邦的,时间一长,脚底都疼了。校园里同学穿着各式各样的皮鞋、旅游鞋,皮鞋那种富有节奏的清脆声,让我突然有了一丝丝的自卑,旅游鞋动感十足的光彩更让我心烦意乱。当有那么几双眼睛有意无意盯在我这双花布鞋上时,感觉一种前所未有的窘迫,两只脚害羞得都无处躲藏。
  花布鞋终于没能在自己的脚上坚持多久。随着自己一天天长大,爷爷的布鞋始终留在记忆深处。如今穿惯皮鞋的都市人,越来越多地与布鞋有了缘分,把它当成一种时尚和传统的结合、生态和休闲文化的体现。在我看来,布鞋则始终承载着爷爷的回忆和那段历史。有一天,我会再次穿上布鞋,尽管脚下的路有泥泞、有坎坷,可人生的道路不会错、更不会偏。
返回上一步
打印此页
[向上]
在线客服
咨询电话:
13905579855

请扫描二维码
打开手机站